Tag Archives: 文艺笑话

幽默的词语妙解和数字释义

词语妙解

非常有趣的词语妙解。

1、筷子:世界第一懒,吃了饭就睡觉。

英文字母的幽默拾趣

1、A对V说:“当老大的感觉很好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”
V对A说:“当人们的食指和中指高举时,俺激动得眼泪哗哗滴。”

水平很高的“造句”

1、风味:悟空说:“这阵风味道异常,定有妖怪!”

小写字母之间的幽默饥讽

1、c对e说:我早已对你敞开了心扉,可为什么你心里还一直装着别人。

歪解成语,我是这样理解的。

1、六神无主:这瓶六神花露水是谁的?

趣味词典,汉字拆开来解释

1、路:“各”人都有“足”,路靠自己去走。

唱歌真是高难度的运动

唱歌真是高难度的运动!虽然像周杰伦那样能把中文唱的像英文的,也是千年一遇的人才,可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,总还有一些歌词,让我们生出这样那样的困惑——  
1、小时侯听《信天游》:“我低头,向山沟”,总觉得是“我的头,像山沟”。
  2、“千年等一回,等一回——”,有人听成:“千年的女鬼,的女鬼——”
  3、当年综艺大观的结束曲:“再见,再见,相会在彩屏前……”怎么听都像:“相会在太平间……”后来估计是观众意见太大,改成“相会在掌声里”了。
  4、记得米老鼠和唐老鸭吗?片头说,“啊,演出开始了!”我听了好久,一直以为他说,“啊,野猪拉*了!”
  5、《济公》里唱:“哪里有不平哪有我”。太对了,地上哪里不平,当然会有“窝”了!
  6、《龙的传人》那句“永永远远的擦亮眼”,当初无论如何也听不懂,总听成“永永远远地差两年”,老是纳闷,为什么一定要差两年呢?
  7、孟庭苇的《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》,里面有一句“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”,我怎么听,都是“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人类”!
  8、我的高中同学告诉我,他小时侯把“边区的太阳红又红”听成“变压器的太阳红又红”!他那时根本不知道“边区”是什么,只是记得清清楚楚,每天傍晚时可以看见村子西边红红的落日。最要命的是,在他们村子西边某个高处架着一台变压器,傍晚刚好看到变压器上方有一轮红日。于是我同学一直纳闷:为什么写歌的人知道他们村的变压器放在西边呢?
  9、刘德华的《中国人》里,“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”,听成“吴倩莲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”。奇怪,难不成他们有过一段……
  10、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,听成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卖卖电脑……”

评论家和年轻诗人

1、有人向著名文艺评论家请教:“19世纪的小说同当代的小说有什么区别?”
“在古典小说里,年轻男女接吻一般出现在几百页后:而在当代小说一般都是从他们的私生子开始说起。”

广告能使你变幽默

  1.有一句广告语:“好肌肤,每天要喝八杯水……”有一哥们儿,化妆品的名字没记住,倒是落下了一个喝水的习惯,每天喝八杯。一个月下来,此君面带得意之色地对我们说,看这里看这里,然后一哥们儿用手按上去,十分肯定地说,的确是肿了……

大雪天冷,注意加衣,小心H1N1!

鲁迅先生曾说:世上本没有寒冷,不注意加衣服便有了寒冷。真正的二百五敢于直面凛冽的寒风。敢于接受不由自主地打哆嗦,这是何等的勇敢者与自由者啊!

2010央视春晚节目单

此节目单为最后一次彩排时出场顺序,如有变动,请以除夕当天节目具体播出顺序为准。节目如下:

卜算子–暗恋篇

学校版
  妹妹几时有, 把酒问室友。 不知隔壁姑娘, 可有男朋友?
  我欲凿墙看去, 又恐墙壁太厚, 疼坏我的手。 改用偷窥镜, 那屋人已走;
  转楼梯, 低头看, 那某某, 果不单身, 她正挎住俊男肘。
  人有悲欢离合, 月有阴晴圆缺。 此事古来有, 但愿没多久, 他俩就分手。

汉字偶象趣侃

1、人:俺的偶像是大,人家一根扁担闯天下,居然做大做强了。

趣味汉字的笑人对话

1、比对匕说:什么时候离的婚啊?

主管文化王副县长的散文

  某县作家协会举办创作笔会,为表示重视,作协主席请来了主管文化的王副县长莅临指导。开幕式上,作协主席请王副县长作指示。王副县长略略谦虚了一下,便发表了演讲,讲着讲着进入了角色。王副县长从天文地理讲到鸡毛蒜皮,从吹、拉、弹、唱,讲到打球照相。滔滔不绝,洋洋洒洒,把大家听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!王副县长讲毕,问作协主席,我讲的算什么文体呀?作协主席想了想,笑道:散文,散文!

连环脑筋急转弯

1、决斗开始了,土豆捅了包子致命的一刀(打一食品)

成语之最之夸张搞笑篇

最厉害的贼:偷梁换柱

笑翻天的别字、谐音小笑话

1、一家商店的售货员在黑板上写了“现在另售”四个字。
旁边一顾客说:“同志,零售的‘零’,你写的是别字。”
售货员瞪了顾客一眼说:“得了吧,‘别’字还有个立刀旁儿呢!”

作家其实挺不容易的

1、房东:“总而言之,你欠下的房租打算几时还?”
穷作家:“我一旦收到那笔钱就满足您的要求,这笔钱是出版商若同意出版
我的小说所必须付给我的。至于小说,我一写完就交给出版商。而小说的创作则
等我找到一个合适的题材和所需的灵感后就开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