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本山2009春晚小品《抄底》台词曝光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人物:农企老板——赵本山;抄底咨询公司总经理——范伟;总经理秘书——随便一女演员
  场景:某抄底咨询皮包公司里外套间办公室。
  赵本山:(门前驻足,阅读门牌,自言自语)海底捞……抄底……咨询……有点责任公司,哎呦我的妈呀众里寻他千百度股沟,就是这儿。(推门而入),请问这是抄家公司吗?
  女秘书:抄家公司?(特不耐烦)您出门再往前走两步,有一搬家公司,他们搬家和抄家,一样。
  赵本山:姑娘,不,小姐,不不不,大姐……对不起,那啥我重说一边行不?请问这是抄底公司吗?
  女秘书:您想咨询抄底是吗?稍等,我通报一下我们总经理,(大喊)范总——,有客户!
  范伟:(在里间高喊)别、别、别、别喊了,请进!
  赵本山:(自言自语)这家伙,通讯设备贼先进。(径直走进里间)
  范伟:(正在电脑上玩俄罗斯方块,音响中发出游戏伴音)先生请坐……(突然抬头)诶呀妈呀,这不是奥运火炬手——黑土大叔嘛!诶呀诶呀诶呀……缘分啊,缘份啊、缘、缘、缘、缘分啊……(连忙起身迎接)
  赵本山:“男人要有钱,和谁都有缘”。(上下打量)怎么着,当宅男啦咋地?腿不瘸了?
  范伟:早就不瘸啦,你看,都走上新的人、人、人生道路啦。
  赵本山:脑子呢?也好使了?
  范伟:好使了,不是说屁、屁、屁、屁股决定脑袋嘛!
  赵本山:哦,屁股还没出事儿。
  范伟:咋地,从老家来啊?也来北京抄底来了,挺、挺时尚啊,大叔。
  赵本山:那必须地,这不国家要拉动内需嘛。大叔这一年肠胃不得劲儿,经常拉,身体老虚了,“拉虚”的滋味不好受啊,国家是咱的,咱必须帮着国家拉一拉你说对不?
  范伟:诶呀妈呀,大叔,没想到您思想境界那家伙太高尚了,真的,这要和几年前卖我拐的时候比,简直就是悬崖勒马、重新做人了。呵呵,怎么着,这一年做啥买卖来着?
  赵本山:这不当了火炬手,之后启发了我,回家就开了个厂子,生产打火机。
  范伟:打火机(不屑)那能挣几个钱啊?仨、仨、仨、仨瓜俩枣的。
  赵本山:错了,我们设计这打火机,绝对有创意。
  范伟:啥创意?干打不着咋地?
  赵本山:你看你脑子确实是好使多了,猜的还真八九不离七,我们生产的打火机必须打三次才能打着火,你第一次打,里面有个声音说“别抽了,肺都黑了!”;你第二次打,里面有个声音说“别抽了,金融都危机了!”,你第三次打,里面有个声音说“别打了,男人抽吧抽吧不是罪!”,然后就火苗噌就出来了……
  范伟:然后就试销对路、挣大钱啦?
  赵本山:那可不,(特自豪)这么说吧,我们那疙瘩老爷们儿都买我们打火机,一人兜里都整好几个,不信你去我们那麻将馆、夜总会、洗浴中心啥的支楞耳朵听听,到处都是——“别抽了,肺都黑了!”、“别抽了,金融都危机了!”……
  范伟:别说了,我都相信了……进入正题吧,您打算出、出、出、出多少钱抄底啊?
  赵本山:这不国家准备出四万亿嘛,我出……四万一。
  范伟:(犹豫)也……也、也可以,不、不、不少了,关键看您想抄点啥,我们公司可以为您提供全套……不,全面的咨询服务,服务费百分之二、二、二……
  赵本山:好!就这么定了,百分之二!
  范伟:(拼命摇头)……二十!
  赵本山:幸亏没说二百。行,二十就二十,百分之,(把装钱的书包往班台上一撂)你就利索地帮我抄把楼市的底吧,听说北京房价到底了,买房子都送宝马和活驴了,我们县书记在北京就有三套房,县长两套,我寻思作为企业家我低调一点,怎么着也得有一套吧,将来我和你大妈退休就来北京住,没事儿爬爬故宫……
  范伟:什么?!天太黑我听不清楚,你说要爬、爬、爬爬故宫?
  赵本山:不,不,爬爬长城啥的。
  范伟:差点雷死我。不过大叔,四万一你就想抄、抄、抄、抄北京楼市的底?想简单了吧?
  赵本山:那咋的啦,我又不要独栋,也不要联排,来个拼盘就行。
  范伟:别胡嘞嘞了,啥拼盘啊,那叫叠拼。
  赵本山:噢,跌了,拼了,“跌拼”。
  范伟:好,不和你叽咯浪了,不就是想抄个叠拼吗……了解了,那什么……(高喊)秘书——!
  (女秘书推门进来)
  范伟:给大叔查个叠拼,别太远,六、七环左右吧。
  女秘书:多大面积的?
  范伟:多大的啊,有个二、二、二……
  赵本山:二百平米就行。
  范伟:二十!
  女秘书:二十平米?
  赵本山:啥玩意儿?(冲范伟)你当我来北京买狗窝呐?!
  范伟:我的亲叔,就四万一你还想买多大的房子啊?再者说二十平米也够你们老两口折腾的了吧。
  赵本山:我们“不动摇,不懈怠,不折腾”,我们就想在北京整套房子……你说吧,首付多少?月供多少?
  女秘书:(迅速翻看资料)范总,你看燕郊这有一套小小叠拼,四手房,小产权,首付四万,月供250,供期三十年……
  范伟:(鼓掌)合适,太合适了,大叔您这回算抄着了,真的,十全十美、百年不遇、千载难逢,万古长存……绝、绝、绝、绝对的底!
  赵本山:我心里没底……这燕郊在北京什么地方?
  范伟:我给你指指啊,(起身面对北京市地图),你看这是天安门,然后往东,建国门……
  赵本山:好啊,(满脸笑容)没想到离祖国的心脏这么近!好!
  范伟:然后再往东,CBD……
  赵本山:CBD好啊,CHINA BEIJING 大北窑,简称CBD嘛!
  范伟:然后再往东,通州……
  赵本山:(笑容收起)然后还往东是吧?
  范伟:对,然后再往东……往东……往东……诶呀,出去了。(手指的地方已经在地图之外)
  赵本山:然后就到了东海,当了龙王是不?你别磨叽啦,直接告诉我到底在哪吧!
  范伟:这个嘛,准确说是在北京和河北交界那疙瘩……马路牙子边上,不远,从市中心开车也就……
  赵本山:我环保,不开车,我平时都是走路为主、顺便玩土。
  范伟:走的话……我想想啊,想想、想想,两天吧,估摸能走、走、走……走到一半了。
  赵本山:骚蕊我的朋友,我是打算在北京常驻的,不是来北京长征的。
  范伟:(无可奈何状)那、那、那就没辙了,情况……就是这么个情况,你资金不雄厚北京楼市是抄不了底了,再想想抄点儿别的吧……噢买噶大,想起来啦,要不你花点钱我们帮你托托关系,你去当中国队主教练?中国队世界排名可都一百开外啦,底了。
  赵本山:拉倒吧,中国足球哪儿有底啊?那整个一无底洞啊,我看你是想抄我的底——我智力的底!
  范伟:当年你是这么对我的,我不计较。(挠头)这么这么着吧,秘书,你给点建议,合理化的,看看还有什么便宜点的,让大叔抄一抄。
  女秘书:现在车一直在降价……
  赵本山:我不是说了吗不开车,我年轻的时候开拖拉机都开腻歪了。
  女秘书:现在出境游一直在降价……
  赵本山:我对出镜没啥兴趣,大叔上镜也不太好看,再出镜游行啥的就丢人了。
  女秘书:现在婚庆市场一直在降价……
  赵本山:我谢谢你了,大妈的脾气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底还是留着让周慧敏和那个倪什么玩意儿抄去吧。
  女秘书:现在股市一直在2000点附近震荡,应该……
  赵本山:打住打住姑娘,难道没听过一首诗吗——“抄一次套一次,缘分啊,套一次亏一次,郁闷啊,亏一次割一次,痛苦啊,割一回忘一回,教训啊,忘一回晕一回,又进啦!”,不瞒你们说,我写的。大叔说句可能不该说的话,你不会是中石油派来的吧?
  范伟:你看,大叔您这么说就不客、客、客、客观了,我这秘书和中石油没关系,她原来倒是中、中、中、中石化的。
  赵本山:那不还是有关系嘛!中石油,中石化,一个特“油”,一个没“实话”!
  范伟:诶呀大叔,挺针砭时弊啊。不过你看你这事儿不太好整啊。大老远来趟北京抄底,天也冷了,我也不能看着你没抄着底光抄着手回去,是不?我再想想,再想、想、想、想想……(来回踱步)
  赵本山:快别想了,你这一想我头都疼。以后你要想要谁命,你就在他跟前想事儿就得了。你也别打酱油别做俯卧撑别踢墙了,你就麻溜儿告诉我原来什么最贵吧,甭管啥玩意儿,我就抄一把原来最贵的。
  范伟:那、那、那、那就“一贼”多了,葛优不是说了嘛,21世纪什么最贵?人、人、人、人才啊!要不您抄点“人”回家?
  赵本山:贩卖人口?你这是抄底咨询啊,还是牢底咨询啊?
  范伟:咳,不是那意思,您不知道吧,现在人才已经见、见、见、见……
  赵本山:人至贱则无敌啦?
  范伟:不是“贱”,是见底了,没看报纸上说吗,大学生连掏粪的工作都打破脑瓜子抢、抢、抢、抢了;他们终于都深刻领悟到自己是龙、龙、龙、龙的传人了——招聘会上都在长龙里排着呢。
  赵本山:咋整地,当年不上大学一辈子受穷,现在是上了大学马上就受穷?
  范伟:就是这个理儿。你看啊,眼下金融危机,全球的,你打火机的厂子要想安全过冬,练好内功,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、扩大再生产啥的,是不是也得需要来点人才辈出谋划策,四万块钱对吧,抄仨、仨、仨、仨大学毕业生回去,一点问题都、都、都、都没有!
  赵本山:真的假的?你可别“孩子把玩具当朋友,成人把朋友当玩具”啊。
  范伟:这话说的,我咋能骗你呢?我们公司多大啊……
  赵本山:是大,俩人,一个套间。
  范伟:对不?(冲秘书)秘书,你马上运作一下,找一个北大中文系的,回头给大叔的厂子写写标语、春联啥的;找个清华自动化系的,回头给大叔的厂子按条流水线啥的;再找个北外英语系的,回头帮大叔的厂子走出国门啥的……
  女秘书:好的,饭桶……不,范总。(旋即出屋联络)
  赵本山:(激动得直搓手)诶呀诶呀,太好了、太好了!这家伙果然是“有点子”责任公司,北京这趟我算没白来,我们村自打女娲补天、大禹治水就没出过一个大学生,我这一下就带回去仨!那村里人还不奔走相告、热泪盈眶?
  范伟:那可不,必须的!
  (此时女秘书快步进屋)
  女秘书:范总,我已经联系好了,三位大学生马上就来向大叔报到、签约。
  范伟:您看,大叔,很简单吧,我们公司很大的……
  赵本山:是大,非常大,相当地大……
  (此时本山大叔腰里的手机铃声大作,忙不迭接通)
  赵本山:喂?喂!喂……宝贝儿啊!(捂着话筒冲范伟小声说:你大妈,在美国抄底呢!)
  范伟:(愕然)
  赵本山:(继续讲电话)宝贝儿啊,走之前不是说没啥重要的事儿别打电话了吗?国际漫游长途挺贵的,啊,我跟你说啊,我在北京呢……抄着啦,那能抄不着嘛,人才啊,人才,啊……一个北大的,一个清华的,一个被窝外的……不,一个北外的……啊,便宜,贼便宜……啊?!什么?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  (本山大叔脸色骤变,一路“啊”“啊”,直到结束通话)
  范伟:咋地,大妈美国来电夸您了?
  赵本山:(哭丧着脸)啥夸啊,夸啥啊,批评我啦,决策错误,不民主、不科学……兄弟,那什么要不你还是别让那仨大学生来了。
  范伟:咋地啦?抄着这么好的底,咋就轻易抛弃了?放弃了?你也太不许三多了!
  赵本山:不是,兄弟,听我说,我和你大妈兵分两路踏上抄底之旅,你大妈在大洋彼岸那边抄得比我,更稳、更准、更狠!
  范伟:别逗了,她抄着啥了?
  赵本山:包吃包住,年薪一万,人民币……
  范伟:抄着仨底特律蓝领?
  赵本山:华尔街金领!
  范伟:啊?!(呆滞状,转身而去,喃喃自语)树上七个猴,地上一个猴,一共有几、几、几、几个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