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个经典国外笑话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皮埃是元帅的司机,每次朋友见到他总是问:“元帅怎么说?战争何时会结束?” 有一天皮埃终于宣布:“元帅跟我说了。”所有人立刻静下来全神贯注地听他说。“元帅说,‘皮埃,依你看,战争何时会结束?’”

拥有百万家产的富翁欧里病倒了,卧床不起,看样子病得不轻。 他对医生说:“大夫,如果我康复了, 我捐50万美元给您的新医 院。” 医生很高兴,竭尽全力为他看病。几个月后欧里恢复了健康, 医生说:“您感觉良好,这使我很高兴,我想和您谈谈应为新医院 捐款的事儿。” 欧里很惊奇地说: “是我答应的?” “是啊,您亲口对我许诺的。” “我病得多厉害呀!甚至说起胡话来了!”

  一位年迈但仍然精力旺盛的高尔夫爱好者前去找巫师,询问天堂上是否有高尔夫球场,巫师说要查一下,第二天给他答复。
  次日,老人又来了。巫师说:“我得到的既有好消息又有坏消息。”老人说:“先告诉我好消息。”“天堂上有很宽阔的高尔夫球场”巫师说。“球场上铺着碧绿的草坪,并备有最好的器械。”老人接着问:“现在告诉我坏消息吧。”巫师说:“下星期日上午十点就该你发球了!”

  疯人院新任院长走到一个病人面前,问他为什么进了疯人院?病人问答:"医生,是这样的。我娶了一个已有成年女儿的寡妇,而我的父亲则娶了她的女儿为妻。所以我太太成了她公公的岳母,她女儿成了我的继女和继母。继母生了个儿子,这个孩子成了我的弟弟和我太太的外孙。我也有了一个儿子,这个儿子成了他祖父的内弟和他自己叔父的叔父。另一方面,我父亲提到他孙子的时候,说是他的内弟,我的儿子叫他的姐姐做祖母。我现在认为我是我母亲的父亲,我外孙的哥哥,我太太是他女婿的儿媳,他外孙的姐姐。现在我不知道我是自己的祖父、我弟弟的父亲,还是我儿子的侄子,因为我的儿子是我父亲的内弟。院长,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。我觉得在这里比在家里清净些。”

科恩和格林坐在火车上,科恩头上方的行李架上放着一口大箱子。乘
务员来了,对科恩说:“这口箱子不能当作手提行李随身带,必须托运。”
科恩坚决不同意拿去托运,经过一番争吵之后,科恩依然态度强硬。
查票员来了,也无结果。
火车到了某车站,他们叫来了警察。
警察吼道:“你必须立即把箱子拿去托运。”
科恩:“不。”
警察大怒:“为什么不?”
科恩:“因为箱子不是我的。”
警察等人全傻了,那么箱子是谁的?”
“我的朋友格林的,就是这一位。”
警察、乘务员、查票员一齐冲着格林怒吼:“你,你,你,你为什么不托运这个箱子。”
格林说:“你们谁也没有对我讲过呀。”

上一篇笑话:
下一篇笑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