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拿县令开玩笑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1、堂下来个告状的,县太爷马上升堂。
“何事告状?”
“老爷,我丢了一头牛。”
“什么时侯丢的?”
“明天丢的。”
县令一听就火了,一拍惊堂木:“混帐!明天丢的,昨天怎么不来告状啊!”
衙役站在旁边忍不住笑了。
县令更火了:“大胆,这头牛一定是你偷的!”
衙役吓坏了,又解带子又敞怀:“老爷,小的不敢,不信您搜。”

2、一个新任县令上任,乡下每个里长要收一百担大粪上交官府肥田。
有个里长收了九十九担,还少一担,怎么也收不齐了。急得无法,就拿苋菜煮水,凑成一担充数。
县令问:“这担粪怎么这样红啊?”
里长答:“百姓肛门里的粪都掏光了,这都是硬挤出的血啊。”

3、古时侯,有白、曾两个书生。
有一天,两人在外面行走,同时发现路旁有一文钱。两人都说是自己先看见的,这文钱应该归自己。
两人争辩了半天,谁也不让,只好来到县衙门要求县官判决。
县令要他们各做一首诗,看谁的诗中讲得最穷,这文钱就给谁。
白书生说:“茅屋见青天,屋内断炊烟,日无隔宿米,夜无鼠沾边。”
县令点头道:“嗯,是蛮穷的。”
曾书生接着说:“天地是我屋,月亮当蜡烛,盖的肚囊皮,垫的背脊骨。”说着,伸手去抓钱。
县令忙用两手捂钱道:“我千里来当官,为的捞吃穿,要钱不要脸,我要这文钱。”说完,忙将这文钱放进衣袋。

4、一个新任县令上任了,他问手下的公差:“县令应该怎么当呀?”
一个公差说:“第一年要清廉,第二年要半清廉,第三年便浑水摸鱼,捞一把。”
县令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的天啊,啥时侯才能熬到第三年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