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论中国话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笨嘴主人要宴请几个关系户。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。丙、丁、乙先后到达,只要甲一到就可以开餐了。眼看就要十二点了,还是不见甲的影子。笨嘴急得直转腰子。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真是的,该来的不来!”丙一听老大的不高兴,冲笨嘴说:“噢,该来的不来,那么说我是不该来的了!”说完他一扭身就走了。笨嘴想拦也没拦住,懊恼地说:“你们看,不该走的又走了!”丁一听脑门子直冒火:“啊,他是不该走的,合着该走的是我!”一甩袖子他也走了。乙见这情形就来劝导笨嘴主人:“老兄,今后说话可得加小心,不然要得罪人的。”笨嘴连忙点头哈腰地说:“你说得很对,可我又不是说他俩的。”乙一听气往上撞心想:不是说他俩,肯定是说我喽。这叫什么人!一跺脚他也走了。

一个算卦先生,因为急着赶路错过了旅店,就借宿在一位农民家里。他对农民说:“老兄,我给你算一卦吧!”“有什么好算的,反正是干活吃饭。”农民没有兴趣地说。先生还是撺掇他说:“反正这会也没事,你就报一下生日时辰就行了。”农民很不情愿地说了。算卦先生掐了掐手指头,欣喜地说:“老哥,你的命相不错呀!别看现在吃苦受累,过不了几年,你可就要发了。到那时猪羊满圈,粮食满仓,儿孙满堂。”晚上,二人躺在炕上睡不着,就闲聊起来。农民问:“老弟,你都喜欢吃什么?”“凡是好吃的我都爱吃,没有也能凑合。”“好!这样不受罪。你爱吃红烧肉吗?”农民问。先生答:“爱吃。”农民又问:“煨肘子呢?”“爱吃。”“红烧大鲤鱼?”“爱吃。不腥不腻的。”“那么板栗烧鸡?”“更爱吃了,那还是大补呢!”第二天,算卦先生要走了,他跟农民要卦钱:“老哥,昨天给你算了一卦不能白算吧,怎么也得给点工夫钱呀!”农民看了他一眼说:“昨天请了你那么多好吃的,你也都爱吃,还不能顶你的卦琴吗?”先生说:“那叫请我呀,都是嘴说的!”农民说:“你不是也靠嘴上的功夫?”

物理学博士研究生,一心扑在事业上。都三十出头了还没有结婚。好心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,是个农民企业家。按照约好的时间,两个人在公园里见面了。刚刚问过姓名、年龄,研究生就大谈起他的力学知识来:“……上托之力叫浮力,下沉之力为重力,向前之力是推力,向后之力为阻力,拖拽之力是拉力,突发之力叫暴力,共同之力为协力……”女朋友听得不耐烦了,问道:“从今天起,我们不再来往叫什么力?”研究生失望地说:“叫离心力。”

著名画家喻仲林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。展出的那幅《牡丹图》被人买走了。过了两天,喻先生忽然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。那人在电话里说:“前天在您的画展上买了一幅画,能不能退掉?”“哪一幅?”“就是那幅牡丹图。那图上有一朵牡丹花正好画在边沿上,只有半朵。人们都说这叫富贵不全,不吉利。要么退货;要么减价。我总不能把‘富贵不全’挂在家里吧!”喻先生耐心听完对方的叙述,故作惊讶地说:“哎哟!我可没想到您叫它‘富贵不全’。我在动笔画画之前可是按‘富贵无边’来构思的。您愿意退就来退吧。”只听对方说:“噢!是富贵无边,不退了不退了。”

教语文的边老师,在批改作文时发现有两篇文章除了人名不同之外,情节语词甚至标点符号都一样。他本想在两篇文章的后边批上“不知道你们俩谁抄谁的?”转而一想,这样效果不一定好。于是改为“文章写得不错,但是我不知道该表扬谁?”果然,作文发下去之后,一名学生前来道歉。

一个穿著打扮非常时髦的小青年,走到卖糖果的柜台前,面对货架上满满当当、花花绿绿、大大小小的糖果,高兴地说“谑,这里的糖果还真他妈的多!小姐,我买哪种好呀?”女营业员撩了他一眼说:“你呀,要是自己吃就买口香糖吧,最适合你了。”

双休日,冷志清带着未婚妻和未来的岳母一起到东湖公园去划船。小船在碧波中荡漾,人在小船中说笑。“小冷啊!”未来的岳母提出了一个怪问题:“我问你,如果我们娘儿俩同时落水,你先救谁呀?”“这个吗——”机灵的小冷飞快地思索着,“当然先救未来的妈妈呀!”母女俩都会心地笑了。

在公共汽车上,几个没有座位的乘客站在信道上拉着吊环式的扶手。突然,一个急刹车,正在看书的小伙子一个踉跄,踩着一位小姐的脚。那小姐瞪了他一眼,同时没好气地骂了一句:“德性!”小伙子赶忙道歉说:“对不起,不是‘德性’是‘惯性’。”说得那女士抿嘴一笑。

妻子:凭良心你说我长得怎么样?

丈夫:那还用说,就是古代的四大美女也不如你漂亮。

妻子:当初定亲时我妈只收了你家几百块钱的彩礼,你说说,这说明什么?

丈夫:这还用问,“价廉物美”呗。

高建要到外地去做官了。出发之前他去向老师辞行。老师告诫他说:“外官不好当,凡事要小心谨慎才好。”高建说:“老师放心。如今的人都喜欢戴高帽子,我已经准备好了一百顶高帽子,碰上同僚、上司就奉送一顶,他们就不会为难我了。”老师生气地说:“我们对人要正直,好就说好,坏就说坏,怎么能碰上人就戴高帽子呢!”高建惶恐地说:“老师教训得是。学生知错了。还是老师品格端正,不爱高帽子。如今像老师这样贤良的人士,普天之下能有几人呢?”老师点点头说:“你说得不错,要扭转坏风气也得从我辈自身做起。”高建出了老师家对人说:“还没出发,我准备的一百顶高帽子就剩下九十九顶了。”

上一篇笑话:
下一篇笑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