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经典台词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(1)严守一帮吕桂花为丈夫牛三斤传的口讯,被三矿大喇叭反复播放竟成为了一首琅琅上口的歌谣(河南语调)流传在三矿矿工中:“牛三斤/牛三斤/你的媳妇叫吕桂花/吕桂花让我问一问/最近你还回来吗?”(点评:唱出来特别搞笑)

(2)费墨与妻子李燕拌嘴后便到楼下遛狗散心,不料这狗在楼下也不争气。这狗是条公狗,看到另外一条公狗过来,也挣着趴到人家身上。另一条狗的女主人皱着眉扯着自己的狗骂了声:“讨厌”;费墨也扯着自己的狗,并踢了一脚用浓厚的四川话说:“盲目,人家也是公的!”(点评:MD没看到这段,可能是如厕时放的)

(3)在回严守一河南老家的火车上,沈雪讲了一个河南人的笑话:“一个河南人,窝囊,出门老受气,便天天在家练俯卧撑。爹问:孩儿,你这是干啥哩?儿说:俺学电视上,练胸大肌。爹兜头抽了他一把掌:练也白练,再练也没你姐大……”(点评:冯导的贺岁戏里总会插一段成人笑话)

(4)同样是在火车上,严守一的旧情人武月突然打电话来,对方火气挺大,由于“新欢”沈雪在身边,严守一怕武月说下去不知轻重便装傻,便扯着喉咙喊:“啊……说话呀,听不见!……你大声点!……我说话你能听见吗?……信号不好……我在火车上,回老家!……喂……”对方果然挂了电话,这时费墨悠悠说:“像,演得真像。我都听见了,你却听不见。”严守一假正经地回了一句颇有意味的话:“费老,做人要厚道。”(点评:做人要厚道)

(5)《有一说一》栏目在开策划会,忽然编导大段的手机响了,费墨只好停止讲话。只听大段支支呜呜接了手机:“对,啊,行,噢,嗯,嗨,(停顿不说话)听见了。”大家都听得莫名其妙,不过严守一却很兴奋:“肯定是一女的打的。我能翻译。(学着男女两种语调)开会呢?对。说话不方便吧?啊。那我说给你听。行。我想你了。噢。你想我了吗?嗯。昨天你真坏。嗨。你亲我一下。(停顿)那我亲你一下。听见了吗?”开会的人便一同起哄:“听见了!”(点评:男人的一点小技俩全抖出来了)

(6)武月找严守一为费墨的书写个序,严守一以为她是说笑,便调侃说自己是个没文化的人,若武月出书倒可以帮她作序。武月说:“行啊,我写,挣愁没钱花呢,书名就叫‘有一说一’,彻底揭露你的丑陋嘴脸,封面上还得注明‘少儿不宜’”,严守一坏笑着楼了一下武月的肩,一语双关地说:“我觉得书名应该叫‘我把青春献给你’。(点评:这正是导演冯小刚的新书名字)”

(7)费墨有外遇之事被妻子李燕发现,在经过李燕狂风暴雨般的厉声批斗后,耷拉着脑袋的费墨跟严守一解释说其实这是误会:虽然他确实开了房,但最后因怕麻烦而改为咖啡厅坐而论道了……接着费老又突然感叹了一声:“二十多年都睡在一张床上,的确有些审美疲劳。(四川语)”(点评:这句经典)

(8)台词短训班的第一节课,严守一就冲撞并惹哭了女老师沈雪。严守一觉得有点过意不去,连忙态度诚恳地道歉:“沈老师,我错了。今天早上我就招了副台长不高兴,他让我写了封检查,您要是急着用,我就先给您。”见沈雪仍绷着脸,于是诚恳地将检查双手递上:“错误虽不同,但都是检查!”沈雪破涕为笑:无耻!(点评:妞是这样泡的)

(9)去费墨新书发布会时,严守一意外发现表面循规蹈矩、道貌岸然的费墨跟自己一样也有情人,压抑不住内心兴奋调侃:“不让我接了,原来是有人送,车不好,人好!费老一再教导我们:麻烦。现在您可是顶着麻烦上了。”费墨尴尬地说:“一个社科院的研究生,学美学的,对我有些崇拜。”又说:“老严,做人要厚道。”(点评:成也同盟,败也同盟,不分男女)

严守一:我发现两女人在一块,不是故事,它就是事故。
严守一:太传统不好,但是太饭桶更不好。
费墨:世界上最怕的是什么,结盟。
费墨:要做一个好人不难,但是要做一个不说谎的人,难。
费墨:你有事儿放到你的心里,装不下了再告诉我。
费墨:世上纵无事,手机来扰之。
费墨:要什么真凭实据啊,女人靠的是直觉和嗅觉,我们男人以为她不知不觉,错啦。
费墨:对女人不能交心,交心之后就变成了交代,交代了之后,你就变成了无法交代。
李燕:男人出轨,女人出门,这就叫中年危机。
黑砖头:手机一响,金银万两。
于文海:人在江湖飘,手机是把刀,有些电话就是不能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