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搞笑台词

小提示:按键盘方向键←和→可跳转到上一篇或下一篇笑话

军统特务:“感谢你一直在坚持战斗!”余则成像小学生般问:“在下实在恍惚,不知在跟谁战斗?”
  
有些人啊,嘴里都是主义,心里全是生意。

特务:“你说他肯定是死了?”
陕西旅店老板:“哎呀,那是死得不能再死了!”
吴站长想要汉奸穆连城的古董:这样的文物应该由合适的人来收藏!
吴站长说马奎:峨嵋峰,还他妈独照!
  
吴站长说李涯:本来想露脸,谁知道把屁股给露出来了!
-你能生个嘴小一点的丫头么?
-我还想生个眼睛大点的儿子呢!
余则成与吴站长和李涯在办公室打赌,赌100万(那个时候钞票已经不值钱了)这个响铃的电话是不是毛局长打来的,结果余输了,在吴站长接电话的同时,余默默的掏出两个100万,分别给了吴和李涯。三人在给钱和接钱时表情特别正经和严肃。这个情节笑喷。
翠平:听说有种手枪是无声的对吧?
余则成:嗯,有
翠平:那有无声机关枪么?
余则成:有无声手雷,你要吗?
马奎追着余则成问你认识吕宗方吗,余则成钻到厕所里,仰头大喊等我跟重庆方面怀疑汇报了在回答你吧,那表情也特逗

翠屏:“王翠平,你个二百五!!!!!!!!!!”

过去吃个鸡蛋都不敢想,现在鸡窝里面藏金条。

吴敬中:神奇的一跳,刚好跳到我神经上.有点牙疼!

还用天天摇啊,那边的会计师是个光棍,受的了吗?
天天摇让人觉得你本事大啊
看来你很懂啊
没见过配人,还没见过配牲口啊

余则成 大鸡蛋 我煮你

站长对余说:初夜可比挖个菜窖还累呀。。

若林:同样两根金条,你告诉我哪根高尚哪根龌龊?

余对翠平说:你不就是打个冷枪,埋个地雷,送个鸡毛信什么的

翠平在房间里不里余则成
余在门外说:组织上说你什么事都要听我的!
翠平大喊:我落红了,这破倒霉事也听你的?